宋代茶器专著:《茶具图赞》

 审安老人《茶具图赞》(1269年撰) 
  茅一相(别号审安老人)的《茶具图赞》是宋代茶器记录的整合,记载着当时点茶所需的茶器十二项,茶器名称均以“官职”来称呼,妙趣横生。从这些饮茶道具的名称中,也多少反应出宋代茶饮,实已形成一种道地的贵族饮料,给予茶具爵位、别号的也是宋代文人所为。
    《铁琴铜剑楼藏书目录》说:“茶具图赞一卷,旧钞本。不着撰人。目录后一行题咸淳己已五月夏至后五日审安老人书。以茶具十二,各为图赞,假以职官名氏。明胡文焕刻入格致丛书者,乃明茅一相作,别一书也。”《八千卷楼书目》说:“茶具图赞一卷,明茅一相撰,茶书本。”题作茅一相撰和认为别有一书,均为不确。

  万国鼎考:上述《八千卷楼书目》所说茶书本,即茶书全集本。此本有茅一相序及朱存理后序,两序都没有注明写作年代。按存理字性甫,长洲(江苏吴县)人,博学工文,撰有铁纲珊瑚、野航漫录、吴郡献徽录、鹤岑随笔等书,正德间以布衣终。一相,归安(浙江吴兴)人,和顾元庆同时,大概是万历时期的人,至少比朱存理晚了五十年。可见朱的后序,实际定在茅序之前几十年,在茅一相作序之前早已有茶具图赞这一书了。而且朱序说“锡具姓而系名,宠以爵,加以号,季宋之弥文”,认为是宋人的作品,又文渊阁书目载有《茶具图》一部,大概就是此书,此目编于正统六年(1441年)以前,至少可以证明明初已有此书。另一方面,虽则茅序所说:“乃书此以博十二先生一鼓掌云”,似乎有一些像是写书后所作自序,但书的目录后仍然明明写着“咸淳己已五月夏至后五日审安老人书”。足证此书原是宋人写的,茅氏不过为此书写了一篇序文。

  此书刊本有:①欣赏编全本本;②欣赏编本;③汪士贤山居杂志本(附陆羽茶经后);④孙大绶刊本(附在陆羽茶经后);⑤茶书全集本;⑥百名家书本;⑦格致丛书本;⑧文房奇书本(作《茶具》一卷,未见谅即茶具图赞);⑨日本京都书肆刊本(附在陆羽茶经后)。

  此书可以籍见宋代茶具的形制。书中一图一赞,对各种茶具的文化性作了生动的描述。

 宋代 审安老人撰
茶具共有十二种,审安运用图解,以拟人法赋予姓名、字、雅号,倍感生动有趣。并用官名称呼之,分别详述其清新高雅之职责,以表经世安国之用意。

「茶具图赞」的十二茶器图

韦鸿胪:即茶焙笼,今日在武夷山仍可见
木待制:即茶槌
金法曹:即茶碾
石转运:即茶磨
胡员外:即瓢杓
罗枢密:即罗合
宗从事:即茶刷
漆雕秘阁:即盏托
陶宝文:即茶盏
汤提点:即水注
竺副师:即茶筅
司职方:即茶巾

    韦 鸿 胪   文鼎 景旸 四窗闲叟

    木 待 制   利济 忘机 隔竹居人

    金 法 曹   研古、轹古 元锴、仲铿 雍之旧民、和琴先生

    石 转 运   凿齿 遄行 香屋隐君

    胡 员 外   惟一 宗许 贮月仙翁

    罗 枢 密   若药 传师 思隐寮长

    宗 从 事   子弗 不遗 扫云溪友

    漆雕秘阁   承之 易持 古台老人

    陶 宝 文   去越 自厚 兔园上客

    汤 提 点   发新 一鸣 温谷遗老

    竺 副 帅   善调 希点 雪涛公子

    司 职 方   成式 如素 洁斋居士



    咸淳己巳五月夏至后五日,审安老人书。



    韦鸿胪

    赞曰:祝融司夏,万物焦烁,火炎昆岗,玉石俱焚,尔无与焉。乃若不使山谷之英堕于涂炭,子与有力矣。上卿之号,颇着微称。



    木待制

    赞曰:上应列宿,万民以济,禀性刚直,摧折强梗,使随方逐圆之徒,不能保其身,善则善矣,然非佐以法曹、资之枢密,亦莫能成厥功。



    金法曹

    赞曰:柔亦不茹,刚亦不吐,圆机运用,一皆有法,使强梗者不得殊轨乱辙,岂不韪欤?



    石转运

    赞曰:抱坚质,怀直心,啖嚅英华,周行不怠,斡摘山之利,操漕权之重,循环自常,不舍正而适他,虽没齿无怨言。



    胡员外

    赞曰:周旋中规而不逾其闲,动静有常而性苦其卓,郁结之患悉能破之,虽中无所有而外能研究,其精微不足以望圆机之士。



    罗枢密

    赞曰:几事不密则害成,今高者抑之,下者扬之,使精粗不致于混淆,人其难诸!奈何矜细行而事喧哗,惜之。



    宗从事

    赞曰:孔门高弟,当洒扫应对事之末者,亦所不弃,又况能萃其既散、拾其已遗,运寸毫而使边尘不飞,功亦善哉。



    漆雕秘阁

    赞曰:危而不持,颠而不扶,则吾斯之未能信。以其弭执热之患,无坳堂之覆,故宜辅以宝文,而亲近君子。



    陶宝文

    赞曰:出河滨而无苦窳,经纬之象,刚柔之理,炳其绷中,虚己待物,不饰外貌,位高秘阁,宜无愧焉。



    汤提点

    赞曰:养浩然之气,发沸腾之声,中执中之能,辅成汤之德,斟酌宾主间,功迈仲叔圉,然未免外烁之忧,复有内热之患,奈何?



    竺副帅

    赞曰:首阳饿夫,毅谏于兵沸之时,方金鼎扬汤,能探其沸者几稀!子之清节,独以身试,非临难不顾者畴见尔。



    司职方

    赞曰:互乡之子,圣人犹且与其进,况瑞方质素经纬有理,终身涅而不缁者,此孔子之所以洁也。

1
如无特殊说明,文章均为本站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
  • 转载请注明来源:宋代茶器专著:《茶具图赞》
  • 本文永久链接地址:http://www.lincha.com/chinese-tea/song-dynasty-%e8%8c%b6%e5%85%b7%e5%9b%be%e8%b5%9e-tea-culture-811.shtml

该文章由 发布

欢迎光临林茶网

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