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代温庭筠:《采茶录 》

 《采茶录 》唐. 温庭筠(860年前后撰)
   温庭筠(《新唐书》作廷筠)本名歧,字飞卿,太原人(此据旧唐书。新唐书说他的先世温彦博是祁人。山西通志题庭筠是太谷人,未知孰是。按太原、太谷及祁三县都属旧太原府)。长于诗赋,和李商隐齐名,号称温李。但是不修边幅,操行欠佳。事迹见《旧唐书·文苑传》、《新唐书》附见温大雅传。
    温庭筠从前才思敏捷,以词赋知名,然屡试不第,客游淮间。唐宣宗朝试宏辞,代人作赋,以扰乱科场,贬为隋县尉。后襄阳刺史署为巡官,授检校员外郎,不久远离襄阳,客于江陵。懿宗时曾任方城尉,官终国子助教。诗词工于体物,设色丽,有声调色彩之美。吊古行旅之作叹息深入,气韵清新,犹存风骨。诗词兼工,多写女性闺情,魄力气魄浓艳精良,清新明快,是花间词派的紧张作家之一,被称为花间始祖. 

   《新唐书》艺文志小说类,崇文总目小说类,《通志》艺文略食货类,《宋史》艺文志农家类都著录,其中《通志》作三卷,其他各书都作一卷。嗣后即不见记载,大抵佚失于北宋时,《说郛》和《古今图集.成食货典》中虽有《采茶录》,但仅存辨、嗜、易、苦、致五类六则,共计不足四百字。

残篇:

   代宗朝李季卿刺湖州,逢陆鸿渐。抵扬子驿,将食,李曰:“陆君别茶闻,扬子南零水又殊绝,今者二妙千载一遇。”命军士谨慎者深入南零,陆利器以俟。俄而水至,陆以勺扬水曰:“江则江矣,非南零,似临岸者。”使者曰:“某棹舟深入,见者累百,敢于有绐乎?”陆不言,既而倾诸盆,至半,陆遽止之,又以勺扬之曰:“自此南零者矣。”命名者蹶然驰白:“某自南零赍至岸,覆过半,惧其鲜,挹岸水增之。处士之鉴,神鉴也。某其敢隐焉!”

李约字存博,汧公子也。一生不近粉黛,雅度简远,有山林之致。性辩茶,能自煎,尝谓人曰:“茶须缓火灸,活火煎,活火谓炭火之有焰者。当使汤无妄沸,庶可养茶。始则鱼目散布,微微有声;中则四边泉涌,累累连珠;终则腾波鼓浪,水气全消,此谓老汤。三沸之法,非活火不能成也。”客至不限瓯数,竟日热火,执持茶器弗倦。曾奉使行至陕州石县东,爱其渠水清流,旬日忘发。

甫里先生陆龟蒙,嗜茶也。置小园于顾渚山下,赍岁入茶租,薄为瓯蚁之费。自为品第书一篇,继《茶经》、《茶诀》之后。

白乐天方斋,禹锡正病酒,禹锡乃馈菊苗、齑、芦菔、鲊,换取乐天六班茶二囊,以自醒酒。

王蒙好茶,人至辄饮之,士大夫甚以为苦,每欲候蒙,必云:“今日有水厄。”

刘琨与弟群书:“吾体中愦闷,常仰真茶,汝可信致之。”

1
如无特殊说明,文章均为本站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

该文章由 发布

欢迎光临林茶网

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