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夷山小楼莲花茶会所里的”枫香兰韵肉桂茶”

     一位作家茶人李曙韵曾说,“一棵茶树,从种子落地的那一刻,就注定要与这块土地生生相惜。茶不移本,植必子生。今日的农业科技,固然可以克服移植的问题,却无法取代品种与原生地的血脉关系。是以小绿叶蝉吸吮了云南小叶种茶树,仍无法产生出武夷山丹霞地貌的岩骨花香;是以一群生长在台北这方土地的茶人,共同创造出属于这个都会独有的茶会文化,其生活美学经验,是无法被移植的。”

  作为一名淘茶客,在武夷山,在一家名不见经传、早就期许的神奇小楼,开始我寻访岩韵的茶之旅。

  两扇窗花木门,推门而入的一瞬间,仿如时光流转,耳边传来潺潺流水声,原是石磨和水槽打磨出的声响,水里的鱼儿懒懒的游着,呼吸间尽是老船木的沧桑和茶叶的幽香,相融相生。


清新别致的小楼

  今天好运气,经朋友引荐,叩访了她,小楼莲花茶会所,武夷山少有的一家女性主题茶会所。楼主好茶器、茶艺和花器,不追求完美,只求独一无二,卖的多半是女人喜欢的稀罕物,台湾手绘莲花围巾、手工刺绣包包、手绘莲花瓷器等等,但更多是卖珍藏的武夷岩茶,即私房茶


手工绘制的各类茶器

  小楼虽不大,可乾坤大。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菩提,这小楼里讲述的便是有关莲的心事,《小楼莲花》、《爱莲说》、风干的莲蓬、以及莲花盘上所有的器物都与莲有关,不难觉出,楼主玩享茶而衍生出的女人情愫油然而生。落座老船木后,悠哉悠哉品着粗陶茶炉煮的老茶,只叹时间如流水,心静了,茶香了,忽而想起席慕容的一首《莲的心事》:“我,是一朵盛开的夏莲,多希望,你能看见现在的我。……现在,正是,最美丽的时刻,重门却已深锁,在芬芳的笑靥之后,谁人知我莲的心事。”


小楼女茶客们尊享的好茶

  只见楼主优雅地将干茶端到我面前,“您先闻闻。”乍一闻,没什么特别,可第一泡、第二泡出汤品后,就觉不同,滋味里夹杂着幽幽的清凉味似薄荷,再第三泡后,薄荷味尤显,而同时不失肉桂的霸和香,都说三泡四泡是精华,真像是用新鲜的花果窨出来的香味,真实不虚,却是完全自然纯粹。我想,这便是武夷岩茶之岩韵吧!


醇厚悠远的茶汤

  楼主说,这是一款肉桂,武夷山的当家品种,名叫“枫香兰韵”,楼主将她取名于此,有着很深的寓意。这种初遇枫香兰韵的震惊,终于在进入产地以后,得以释解。


枫香兰韵的山场,绿树丛荫

  其实武夷岩茶的特质,就是带有大自然的味道,这个茶树跟兰花、桃树相伴相生,跟苔藓、草药、毛竹一起生长,茶叶就都会带相应的自然味道。所谓中药味、石头味、棕叶香、青苔味等自然的味道不一而足。

“枫香兰韵”产于天心岩茶村兰汤景区山场;她生长在有着百年树龄的古树名木——枫香树下,树干繁茂,遮阴条件好,每年4月上旬,枫香树就开花,花季亦恰好赶上武夷岩茶采摘。10月下旬果实成熟后开裂,种子四处飞散,就洒落在茶树上,被茶叶和根枝吸附长达数十年之久。枫香根系发达,常年落叶腐化,现已渗透整片茶山……


静静矗立在茶山上的百年枫香树

  枫香,又名枫香树,为金缕梅科落叶乔木植物,喜温暖湿润气候,性喜光,在湿润肥沃而深厚的红黄壤土上生长良好。树脂供药用,能解毒止痛 ,止血生肌;根、叶及果实亦入药,有祛风除湿,通络活血功效。


常年枫树落叶腐化堆积渗入岩土

  “枫香兰韵”,生长在百年枫香树下的肉桂茶,其独特的地理条件,采天地之灵气,夺日月之精华,难怪乎,给人不一样的香、清、甘、活之茶味!


匀整油润的“枫香兰韵”条索

  我想,枫香兰韵,楼主取名于此,恰到好处,真实不虚。最难能可贵的,枫香的自然之味、花果之味,将肉桂的汤水滋味渗透得活灵活现,爱上十几年武夷岩茶的我,也许就是喜欢武夷岩茶的“活”,水中有骨感,能寻觅到有这般特征韵味的茶,武夷山各大山场不多。入口,枫香的雍容和坚挺的气质即到舌尖,并完全魂化在茶汤里,缠绵悱恻,这是其它茶味所没有的特殊之味。武夷山里的“茶鬼”,可以说,已经将茶喝到极致,能让她们给予很高评价的茶,那必定是好茶。


莲花盘上泡茶

  这就恰巧颠覆了以往武夷肉桂只适合男人们的说法,其实知性女人们也有适合的肉桂,她们也一直在寻自己喜欢的茶种,那我想,枫香兰韵,可胜任之!外形自不必说,最重要的是会转香,枫香味渐浓,进而到果香,滋味甘甜醇厚。


风干的莲蓬和精致的茶器彰显“一花一世界”

  闲谈中得知,这家小楼,茶季前后,就已经迎来一拨又一拨全国各地的新老茶客。楼主说,“今年岩茶成本高,茶价自然上涨,许多茶商茶农茶不好销,而她的小楼,因茶叶物美价廉,尤其是岩茶的山场在景区幔亭峰、莲花峰一带,量不多,每年价钱适中即刻出手,所以,许多老茶客,都奔着他们家性价比很高的‘枫香兰韵’而来。”


爱莲者之《莲的心事》

  一位好友曾在微信圈中说:南怀瑾先生一生钟爱岩茶,只喝岩茶,却不像现在武夷山茶人所热衷的“牛肉”、“马肉”,一听这些名字就觉腥风四起,哪里还有茶气和茶味,更别说“岩韵”。先生说“三坑两涧”,也不在乎茶种,只求水藏风聚气。我的看法是:要能求水藏风聚气的便是好茶,即好山好水出好茶,枫香兰韵,虽让人感觉也是“肉”,其实不然,可以理解为有枫香树内质的茶。她相反正集聚了先生的天地之山水灵气。

  在武夷山,有特点的岩茶着实不少,但我想,吃茶去,能寻觅到一款真正适合自己的,那才是最重要的。(筱悠文/摄)

5
如无特殊说明,文章均为本站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

该文章由 发布

欢迎光临林茶网

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!